茫茫網海中的冷日
         
茫茫網海中的冷日
發生過的事,不可能遺忘,只是想不起來而已!
 恭喜您是本站第 1688056 位訪客!  登入  | 註冊
主選單

Google 自訂搜尋

Goole 廣告

隨機相片
IMG_60D_00179.jpg

授權條款

使用者登入
使用者名稱:

密碼:


忘了密碼?

現在就註冊!

小說天地 : [短篇]前世今生

發表者 討論內容
冷日
(冷日)
Webmaster
  • 註冊日: 2008/2/19
  • 來自:
  • 發表數: 15771
[短篇]前世今生
前世今生


~~~ 前世今生,未完的情緣將在今生繼續 ~~~~
我站在收銀機後,不自覺地望著店長的背影出神;
他正在整理店前的花,小心翼翼地修剪枝葉。

他今年大概有三十二歲了吧?
不過他一臉的孩子氣,很難讓人想到他已經而立之年了!

我們這家花店,座落在台中某女子中學附近。
每天傍晚,總會有女學生來這逛逛。
有些是來買花給男朋友的,有些卻是來跟店長聊天的。

而我呢,也是從剛開始來買花,
變成常來跟店長抬槓,最後乾脆就來這工作了。

由於他長得還算不錯,也蠻開朗的、健談的,
所以我們這家花店也經營得很好!
光是伙計就請了三個人。

曾有人向他建議開連鎖分店,卻被他拒絕了!
他說在這開店並不是為了賺錢!
只是覺得這附近的人應該比較會珍惜花吧!

可是,他不賺錢又為何要開店呢?我始終不懂。
店長他的生活算是很簡單的!
每天早上五點,就到自家的花圃看看自己種的花。
七點,就跟花農批貨。九點,準時開店。
到了晚上十一點,就關店休息。

一關店,他馬上回家,很少有聽過他有其他活動。
而我們總笑說,他的生活還真像個老頭子呢!

他沒有結婚,甚至也沒有女朋友。
對他而言,女朋友只是那一張泛黃的照片與那盆在他桌上的繡球花。

他常在空閒時,坐在他的位置上,拿出皮夾裡的那張照片呆望著;
不然就是和那盆繡球花說話;
剛來時的我,曾被他的舉動給嚇到,
但是當與他一同長大的夥計告訴我他的故事後,
我才了解他那顆被花圍繞的心。

十七年前,剛升高一的他,在一場與某女子中學的聯誼中,認識了她。
她就像所有熱戀中男生眼中的女孩,是如此地獨特;
她並不是很美的女孩,卻帶給人那種絕世的氣質。

她有著灑脫的短髮,卻給人一種好像水般的溫柔。
她有著十分美麗的雙眼,卻不曾真正地去看過任何人的眼睛,
似乎怕被人看透,或者。厭惡看透任何人。

本以為只是陪同學去玩的他,沒想到會陷入在她眼裡的漩渦之中。

在一場活動中,他牽了她的手,
透過掌心傳過來的,是冰冷的細柔,和她輕微的脈搏聲。

他臉紅了!不自覺地撇過頭,。
想掩飾自己的羞赧。
他能聽到自己砰然的心跳,腦海裡卻是一片空白。
『臉紅了?』這是他第一次聽到她的聲音;
清脆動人,卻讓人感覺十分地輕,似乎不注意就會遺漏了一字一句。

他回頭望著她,她對他報以微笑,溫柔的笑意在她的眼中綻開了!
他發現自己似乎被她所深深吸引,在他發覺自己的筆記竟有她的電話後。
忘不了聯誼後的第一次見面;
翩翩到來的她有著一身的素白,似乎她與這塵世已無所關連,
看見人群中佇立的他,她淺淺地笑著,
輕輕地襲向了他,用唇略過他發熱的臉頰。

『能告訴我妳身上用什麼香水嗎?』
他幫她撥掉髮上的落葉,不經意地笑著。
『這是花香,繡球花。』她抬頭迎向他的目光,又不敵地垂下頭來。
『繡球花?』他臉上的大問號讓她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『繡球花也叫紫陽花。
詩人白樂天曾到某寺廟中,住持曾以該寺不知名的花朵詢問他。
而他命名此花為紫陽。後來,這名稱傳至日本,所以日本就稱此花為紫陽花。』
她像個老師耐心地教著他,

雖然他的臉還是一臉茫然,但仍是努力地去記住。

『那..那紫陽花的花語妳知道嗎?』
他了解她對此花似乎有著偏好,所以極力地記住此花的一切訊息,
或者是他想讓一向寡言的她多說些話,
『易變的心。』她不經意地用手梳著飄亂的髮,輕輕地說著。
她習慣性的慵懶微笑,使得他意亂神迷。
而他清澈的雙眼,也讓她流連忘返。

在這次之後,他們終於成為了真正的男女朋友。
一切都是那麼地美好;
他溫柔體貼,她善解人意,似乎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再強求了。

只是,他們忘了,忘了上天是容易嫉妒的,容易眼紅的。
有一次,他在她家過夜。
那是一場十分大的颱風襲擊台灣,但是屋內有的卻是無限的甜蜜,
第一次和她在房間跳舞,第一次和她趴在地上看著相簿,
第一次和她交換日記來看,了解雙方這些日子以來的心情變化。

他發覺坐在身旁的她,輕輕地靠在他身上睡著了。
他笑了笑,看看手表,大概還有半小時她的父母就會回來了!
到時他護花使者的任務也就結束了!
他親吻了她的額頭一下,將目光移回相簿,
裡頭有著她從小到大的所有記錄,他不願放棄那能了解她所有的機會!

眼皮似乎越來越重,
還剩十幾分鐘她爸媽就回來了,好歹也得忍到那時再睡。
他一直叮嚀著自己,只是沉重的睡意擊倒了他最後的意識。
他醒了過來,映入眼中的,是無限的白;
白色的病床、白色的窗簾、白色的房間。
他了解自己在醫院,只是完全不知道自己發生了什麼事。
著急的父母見到他恢復了意識,無不欣慰的落淚。
他們跟他說;他因為瓦斯中毒,所以才會到醫院。

他恍然點頭,不禁茫茫問道:『那..你們是誰呢?』
由於腦部缺氧,所以他喪失了所有的記憶。
也因為如此,所有的人打算不告訴他她的消息。
因為,她已經死了。

在醫院觀察的那些日子,他常會莫名地想起那一團一團的繡球花。
在夢境中,總會看到某個女孩的身影,
他看不清楚她的臉,卻感覺對她無限熟悉。

他想試著去想起些什麼,卻抓不到一片回憶,
那種侵蝕心靈的無力感,總讓他痛苦地大叫。但是,

他仍然想不起來,即使日子一天一天過去了。
即使他已經想起了所有的事。
對於她,他的心中卻仍是空白的。

當故事聽到這裡時,我忍不住想要大哭。
生離算什麼死別算什麼?不能見面又如何?
這些痛苦,至少都還有回憶可以回味。
他呢?面對的只有空白,是無法追溯的過去。

我看到的,是那種想要捉回記憶的悲哀。
是那種生命被剝離的空虛感。
他是多麼想要找回。

常出現在夢中女孩的回憶;但他始終做不到,
沒有人肯告訴他有關她的事情。
有關她的一切都是空白,就好似他們從來沒有相遇、相愛過。
久而久之,他也漸漸認為他與她真的不曾相識。

所謂的夢,也只不過是虛幻不真的。
直到有一天夜晚,在床上輾轉難眠的他,決定去街上走走。
也因為如此,改變了他的一生。

在路上閒逛的他,不自覺地走到一間貼著『待售』的空屋。
他不曉得為什麼會走到這裡,
但是他卻有強烈想要進去的欲望,而他進去了。
入眼的,是空蕩蕩的一切,沒有家具、沒有擺設,
有的只是房子硬生生的骨架結構罷了。
他在裡頭到處看看,沒多久,他呆住了。

似乎是打開某房門的一剎那,這房子的一切都改變了!
所有的家具、電器都出現了!
房子燈火通明,就連原本掉漆的牆也煥然一新。
但讓他更驚訝的事,卻是另外一件。

他看到自己和那個夢中的女孩在一起跳舞,一起趴在地上看著相簿,
他還看到那女孩指著相片對著那個自己說著話,
但他卻聽不到任何聲音,彷彿他與這整件事情是沒有關係的,
最後,他看到那個女孩輕靠在自己的肩上睡著了,
而自己過沒多久也昏睡過去。

似乎是腦海裡的轟然巨響,房子裡的一切又恢復了原狀;
又是那一片死寂。
在這聲巨響後,所有被遺忘的過去,似乎都回來了!

他想起了和她的關係想起了她的容顏,
想起了她的笑語,也想起了她的死。

眼淚不停地流了下來,他自言自語地說著:『我應該死的。應該的。』
拿起了一塊碎玻璃,他腦海裡想的是怕她會孤獨,想要去陪她。
後門突然被打開了!他被那聲響嚇了一跳。
在轉頭的那剎那,他似乎看到了她,丟下了手頭的玻璃,
他追了出去,衝出了後門,他才發覺,原來天已經亮了!

只是剛進門時也只不過十點多,自己真有待那麼久嗎?
他向前走著,四處找尋他剛看到的人影。
最後,一件事物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是一個小小的花圃,種滿了淡粉的繡球花。
那些團團相簇的小球,隨著風輕輕搖擺著,好像她的身影那般地輕柔。

他在花圃旁發現了一張沾著土壤的照片,一張當時他拍的照片。
照片中的她笑得如此自然,那種對拍照者信任的微笑,是他所看過最美的照片。
他輕拍上頭的濕土,將照片放進了懷中。
柔柔的風輕拂過他的臉,帶著他熟悉的耳語。

他起了身,大喊著:『我知道了!我會好好地活下去的!』
繡球花仍隨風搖擺著,似乎正為他的獲得而喜悅著。
我想,故事似乎在這就畫下句點了!
從那時之後,店長就買下了那棟房子來住,並且在附近開了這家花店。

從店長對花的知識,很難相信他以前對花一竅不通。
或許,她真的改變他很多吧?
每次看著店長跟那盆繡球花講話,我就有股莫名的想法;

其實,誰說繡球花的花語是『易變的心』呢?
店長所表示的卻是永久不變的感情。
花本身是不代表任何意義的,看是要誰去詮釋它了!

又是女中放學的尖峰時間了!一大群的女學生又往店裡跑。
在我和夥計都忙不過來的那時,我聽到一個很清脆的聲音問道:
『老闆!你這盆繡球花怎麼賣?』

第一次有人會問這盆繡球花,
我和夥計們的動作不約而同地停了下來,呆望著聲音的來源;
是一個女學生,並不是很美的那種女孩,卻帶給人那種絕世的氣質。

她有著灑脫的短髮,卻給人一種好像水般的溫柔。
她有著十分美麗的雙眼,卻不曾真正地去看過任何人的眼睛,
似乎怕被人看透,或者。厭惡看透任何人。
我們驚訝地說不出話來,那跟店長照片上的她幾乎一模一樣,
差的只是有沒有制服罷了!

店裡煞時安靜了下來,店長緩緩地回過頭,
在與那位女學生的眼神交會時停住了!

所有人幾乎都不敢呼吸,深怕破壞了這時難以言述的感覺。
我敢說那位女學生一定沒來過,不然我們這幾個一定對她有印象,
也難怪她會引起騷動了!
『我..我說錯了什麼話嗎?』那女生有點膽怯地低頭說著。

『沒有!沒有!妳不是要買這盆繡球花嗎?這盆就當是我送妳的吧!』
店長淚盈滿眶地把這盆花交給了她。

『這..』她接過了他遞來的花,不自覺地抬頭看著他的臉。
『我..我認識你嗎?』那女孩的聲音竟出現了嗚咽,
『那為什麼..為什麼我的眼淚會流下來呢?』
她撫著自己臉龐,眼淚卻不停地流了下來。

店長輕輕拭去了她的淚水,淡笑地說:
『妳會認識我的。』他自己不自覺地也流下淚來。

在收銀機後的我發著抖,不是害怕,而是感動。
十六年前的愛情並沒有因為死亡而停止,
在十六年後那段愛情又將要有延續了!
眼淚模糊了我的視線,也模糊了眼前他們倆的人影。
前一個主題 | 下一個主題 | 頁首 | | |



Powered by XOOPS 2.0 © 2001-2008 The XOOPS Project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