茫茫網海中的冷日
         
茫茫網海中的冷日
發生過的事,不可能遺忘,只是想不起來而已!
 恭喜您是本站第 1688058 位訪客!  登入  | 註冊
主選單

Google 自訂搜尋

Goole 廣告

隨機相片
IMG_00065.jpg

授權條款

使用者登入
使用者名稱:

密碼:


忘了密碼?

現在就註冊!

小說天地 : [短篇]你說你對他說謊

發表者 討論內容
冷日
(冷日)
Webmaster
  • 註冊日: 2008/2/19
  • 來自:
  • 發表數: 15771
[短篇]你說你對他說謊
你說你對他說謊

那天丹說遇到喝醉的他,對方口氣不佳的問他,系上正在流傳著的關於暗戀的熱門故事,是不是寫得就是他和自己?丹說這事時,不是對我說的,所以我沒有直接回應丹,我只是在一旁敲著我的鍵盤聽丹小小聲的對另一個好友訴說著。

人偶爾還是得適時的說些謊,才不至於搞得太過難看,我心底這麼想著。

然後我看丹有些傷心坐在一旁發起呆來,該怎麼對丹說呢?我心裡盤算著,後來我只是拿了一把不知誰拿來的荔枝坐在丹身邊吃了起來,丹看我吃的模樣問我:「好吃嗎?」

我沒說話,丹順手拿了一顆吃著並說著:「好甜!」
我對丹微一微笑,心裡還在想著怎麼開口跟他說出我心中的想法,他就起身要離開了。

「就這樣?」我連忙問。
「什麼?」丹問我,一付怎麼回事的表情。
大概是丹不知道我已經聽到他剛剛說的心事了,我拿著手中荔枝說:「我說,就吃一顆這樣啊?」
只見丹揮揮手,走出辦公室,離開我的視線。

丹離開後,我拿起手機企圖將心中已經想到的說法傳訊給他,我打了很久,反覆刪刪減減,卻怎麼也傳送不出去,然後換我發起呆來了,直到剛剛聽丹說心事的好友拿了串荔枝問我:「還要不要?」

我抬起頭看看好友,一定是表情太苦了,她竟然有一點驚訝,「幹嘛?荔枝不好吃嗎?」
我看看手上的手機,「不是啦!不知道怎麼跟丹說叫他不要沮喪!」
好友用荔枝K我,「就說啊!想這麼多!」
「吼!」我發出怒吼,然後按下手機裡的傳送鍵。

『聽你心事,只能跟你說別怕。走過了會更好。不管當下能不能承受,一定要面對,要相信你們的感情能一起經歷這關卡,經歷難免有過程,要能撐能擔,加油!』

丹沒回,我想一定是沮喪透頂了,而且他沒對我說出這心事,就是不願意聽我說這些殘忍的話,可是,我怎麼能不理他。我望了幾次手機裡傳送給他的字句,擔心著他今晚將又不能好好睡眠。



「怎辦?我真的愛上他了。」一個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的午後,丹在辦公室裡對我大叫著。
「誰?」我問。
丹看了我一眼,一付不可置信的模樣,我笑了出來,「好啦!好啦!我知道。」

丹喜歡寧已經一陣子了,和丹接近一點的朋友多能感受他對寧的情意,只是一個是同志,一個是異性戀,這段情誼怎麼表白或不表態都無法善待至兩人都感覺舒服的姿態。
「我真的喜歡他很久了!」丹說。
「你覺得他不知道嗎?」我問。
「他一定知道啦!只是怎麼能說出來了?」丹又說。
「怎麼說不出來?你怕啊?」我追問著。

丹的確是怕寧因為他的表白後,兩人就當不成朋友了。
他更怕的是,他明明知道這是件不可能發生的事,卻還是掉進如漩渦般的愛戀裡了。於是丹和寧就這麼當好朋友,一種貼近戀人卻又遙遠的陌生關係中。

偶而會有幾次,寧就要正視丹對他好感的事實了,只是寧也不是勇敢的人,而我始終懷疑的是,寧有沒有一次想好好面對丹正陷入的問題和情緒?那樣的兩人交好,在我看來是很詭異且充滿不實際。

寧是風雲人物,最起碼離開我們這麼環境,他再外邊有屬於他自己的一群很好的工作夥伴,我常常懷疑丹不過是他在與我們連結的一個憑藉,感情的真實性常常受到我和其他好友的質疑。可是丹又常說:「他其實人很好啦!那是他的保護色。」
聽丹這樣說,我根本不會再針對我的質疑提出任何問題,因為丹是真的非常喜歡或者我會說是愛上寧了。

丹沒親口承認過,但我們都很明白,那是個不可說的事實。



半夜,我看到丹繼續掛在網路上,我沒叫他,一個下午我陷在他那些和寧之間牽扯不清的情感糾結中,我不知道該跟他說什麼,反倒是他似乎要睡了,敲了我,想看看我在不在。我並沒有回應,只見他傳來的字句:
『妳說的我知道,但是萬言難盡,真的很謝謝妳。』

然後丹離線了,像每個無數他在線上掛著發呆,然後我無聲的陪伴著的夜晚一樣,看他離線,我也能安心的去睡。
丹愛著的,和我始終愛著的,應該是相同的吧!
我們都用盡力氣去愛上了無法在理性的層面上給予我們幸福的對方,我們都用過這輩子獨一無二的心情在腦海裡,心底刻畫過每一個對方的表情和每個喜怒傷悲,只是,我們果真也用了此生以來最大的理解及包容力去明白什麼叫做愛?而什麼又叫做真愛。

丹真愛過寧,一如我曾真愛過的那一些人,至此未曾改變。

後來,丹選擇繼續說謊,他告訴寧,那個流傳的暗戀故事是我的,寧還煞有其事的跑來跟我說他覺得很為我的事感到悲傷,我微微一笑,看看遠方對我擠眉弄眼的丹。

就這麼一次,我第一次也將是最後一次,我為丹對寧說謊。

「因為愛錯了,遠比無法正面面對自己付出的愛來得勇敢多了。」這是我和丹隔天約在小公園碰面,聽他訴說心事並發洩後,我講的唯一一句話。
前一個主題 | 下一個主題 | 頁首 | | |



Powered by XOOPS 2.0 © 2001-2008 The XOOPS Project|